[筆記本] 小黃會是夕陽產業?!


在《UBER vs TAXI 開箱文》中提過小弟我的本業,以及為何嘗試開小黃與 Uber 的想法。這篇文章頂多能讓想嘗試的朋友可以少走一些冤枉路,對於整個運輸產業與環境其實很難有太大改變… 看著 Uber 差不多已經將小黃砍到見骨,總覺得必須努力為小黃多做些什麼,竟然傻到想成立合作社... 這一往裡頭鑽,才發現陳年的問題,實在不願以「無能為力」4字做結論,因此仍將這段過程分享出來,期盼能有奇蹟發生!

每每乘客稱讚我有禮貌、車內很乾淨、車子外觀很漂亮… 起初當然開心,當頻率越來越高,久而久之開心就變成擔心,因為從眼前看到的同業狀況,更能瞭解為何我只是做到身為司機「基本」該做的,卻會被大大讚揚!

Uber 持續橫行、政府持續無為、營收持續下滑、工時持續增加,我知道獨善其身只是鴕鳥心態,是應該想想自己的所長能幫計程車產業做些什麼? 要不照這情況下去,弱肉強食,小黃的命運可想而知,再不就是自己會極力擺脫運轉手身份…

現行的小車行、合作社,除了起初代為辦理相關登記證、每年可能給些小禮物,僅剩的互動就剩每月或每季繳交規費這件事情了… 心想,如果能集結一些對於計程車服務更重視、更有熱忱的司機,成立合作社,是不是能讓大眾看到更不同的載客運輸服務?

於是我上網下載,並研讀計程車合作社設立法規,並按照法規內容向台北市、新北市的公共運輸處,申請合作社成立輔導,結果得到讓我匪夷所思的回覆… 原來早在民國85年就已經不再開放申請計程車合作社,理由竟然是「按照縣市人口比例,目前合作社數量已經飽和。」,我恍然大悟,為何眼前看到的合作社大多經營者年長、環境老舊…

台北市公共運輸處給了我另一條路,業務負責人告知:「如果現有合作社不想經營,就可以承接移轉,但是我們這邊不會有這樣的訊息,你可以去問 "計程車客運商業同業公會"…」

我開心的趕緊前往公會拜訪,但失望卻更加深了… 公會接洽人員聽完我的來意,這樣告訴我:「我們只管車行,合作社不是我們管轄,而且更是早在民國67年就已經停發,車行都是以有價資產方式轉移,大多不會輕易讓出…」

看樣子無論是成立車行或是合作社的想法,已經不可行,心想「計程車公會」成立目的不就是幫助駕駛、改善營運環境? 於是鼓起了勇氣問問公會對於 Uber 與目前計程車環境和素質有什麼想法? 接待人員很開心的提到:「明年初政府就要大力取締 Uber,而且乘客檢舉會有高額獎金,就能解決目前的狀況!」

我想小黃司機不去開車,願意走上街頭,多半是公會、車隊等組織發動… 但其實我從 Uber 社群可以得知,這樣的遊行阻礙了交通,反而讓民眾反彈,而且街上能載客的小黃變少,Uber 的生意豈不是更好?

Uber 乾淨、服務好、車資低,除了想賺取獎金的「達人」,有多少乘客會願意檢舉? 與其上街頭,不如自食其力,每個小黃司機試著搭一次 Uber,瞭解人家贏在哪裡? 還可以順便檢舉,只要司機從中學到駕駛與服務專業精神、扭轉民眾對於小黃的負面形象,而政府也真的對違法載運開罰、吊牌,才是全贏的局面。

暗黑版的 Uber,打著新創與共享經濟旗幟,忙著鑽世界各國的法律漏洞,破壞市場價格機制、剝削自己的司機、炒高自己的市值… 有朝一日,真正關心乘客與司機的「光明版」出現,自然就會淘汰投機取巧的 Uber…

整個計程車產業要能明白,造成問題的不是 Uber,而是應該珍惜 Uber 讓我們有機會看到自己的問題,並且力求進步,不然最終還是會成為夕陽產業,被用心的服務所淘汰…

運轉手的筆記本 http://www.facebook.com/18Taxi

留言

  1. 2017年元月初,不死心的我又找上了「台北市計程車駕駛員職業工會」,裡頭的服務人員問道「你為什麼想經營合作社?」接著說「有人想賣,但至少500萬以上!」

    原來, 內政部有明文規定「計程車客運服務業最低資本額新臺幣100萬元以上,經營派遣業務最低資本額新臺幣50萬元以上。」

    只是,工會說有人想賣,開價500萬,和成立公司的500萬資本額,是不是兩件事情? 會不會承接人家的工會、外加法規的資本額,一共是要1000萬?

    罷了... 其實就算是10萬,已經和我最初的想法有很大的不同,或許可以用我比較擅長的網站做起,匯集想法一致的司機,而不是成立一個傳統的單位,也同樣可以為小黃多作一點事情?!

    回覆刪除

張貼留言